文╱詹仁雄

 

三年了,我眼睜睜看著所謂的形象,一點一滴被失敗感情咬的支離破碎

朋友看到新聞報導都會問:「為什麼你會被寫的這麼糟?」

家人也被煩透的說:「為什麼你不解釋?」

 

這兩個「為什麼」在這一千多天,不斷的發生……

到後面朋友也懶得問了,頂多會笑笑說你又被捅了一刀,嘴巴壞一點的會開玩笑說我是負心漢

但家人笑不出來,因為他們愛我,跟著我一起煎熬

 

真的,我都懂原因,也就是懂,知道媒體要什麼,便曉得我的答案會像乒乓球把這場歹戲拖得更久…..回應力道若拿捏不好,會讓對方不舒服…..我不想

 

而且我覺得男人碎嘴很醜

 

漸漸的,記者不愛寫我的解釋,或根本不問我了,因為你的解釋等於沒解釋,最多只能寫九百字的新聞,誰有空聽你講一些打太極的話,這種新聞一定是要帶著 怒氣 怨恨 尖酸 才會好看,畫面感才足

 

否則,被誤會,誰不想解釋?

但有時候,解釋也沒用

 

「聽說你三個月沒給家用?」記者問

「誰說?」

「有人爆料」

「誰?」

「在你們身邊的人」

「沒有這件事,她就在我旁邊,你要問她嗎」

「好,沒事就好,因為大家都在傳喔,你自己要小心」

「好,謝謝」

「你確定你有給喔....那我就不處理了喔」

「厚,真的沒這件事啦」

 

結果當天是沒有處理,三天後報紙標題是「詹仁雄否認沒給家用」,我不太認為有人會看到否認兩個字……標題的重點應該是放在沒給家用,但爆料的人不知道,我不但有給,而且才剛送他們去日本迪士尼玩,一趟行程快十二萬,或者,那是旅費不是家用?

 

但這起碼爆料的是人…

 

「詹哥嗎?我是xxx記者」

「請說」我人正在北京談事情

「那個啊,拿鐵有去上節目,有個狗的通靈師,說拿鐵很討厭你,因為你都不要它」

「.........謝謝,我在開會不好意思」我嘆了口氣,掛掉電話

 

請問這要怎麼回應?我要如何證明狗愛不愛我?

 

當初我離開時,是要帶走狗的,但是她說我都在上班,沒時間照顧,我付飼料洗澡錢就好,想想鐵弟的世界以後少了好幾天父親,多了狗的陪伴,是有道理的,也就答應

 

但我不知道,這樣的情況也會給記者有空間寫「詹仁雄棄養,拿鐵傷心」

 

於是「詹仁雄棄養」在奇摩搜尋有537筆,更早以前,這還曾是周刊寫我離婚的主因......現在看來,比起其他更可怕的爆料,棄養拿鐵算是輕微了吧

 

只是,我何時棄養?怎麼棄養?記者連問都沒問我......直接寫

 

台灣娛樂線的記者,大多有過幾面之緣,有的感情很好,有的交淺言深,有的不常連絡,但不管哪種,在我變成他們報導的對象以後,我不再是那個原來一起發稿工作的幕後夥伴,我是有距離的人,在某些程度上,我像藝人,在有些記者的眼裡,多少代表著你是為了形象、為了版面而虛偽的人

 

這很錯亂……

 

更慘的是原本你的聰明,懂得媒體,忽然成為記者合理懷疑你的理由

 

「有新的爆料,詹哥」

「又來了......」

「聽說你一個月只給兩萬圓的家用,而且還要發票才拿的到錢」

「你們可以不要當打手嗎?剛才已經有人來問過一樣的問題」

「誰來問」他的語氣緊張起來

「xx日報」

「不可能,這個是我很確定的獨家,消息來源自己跟我講的」

「你的消息來源真厲害會發通稿」(通稿的是新聞的專業用語,指每家媒體都有的新聞稿)

「不可能,詹哥,你該不會想破我的獨家吧」

「我瘋了嗎?我會到處宣揚爛爆料講自己不好嗎?」

「那你的回應是......」

「我真的不想在講這個了,錢的事我們都照協議走」

「那是多少錢?」

「協議的意思就是她也同意的意思,我不想講數目,絕對不是什麼兩萬」

「那是多少」

「你覺得我應該付多少,是你認為的合理」

「.....八萬」

「那比你認為合理的多好嗎?」

「所以是多少?」

「我真的不想講,總之你的新聞真的很扯,而且根本是有人在發稿啊,已經不是爆料了吧」

「……好吧,我再去查一查……」他冷笑了一下,聽得出來淨是懷疑

 

過了不久,收到他的簡訊

 

「詹哥,你真的很厲害,這條新聞我一定會查下去的」

 

我一下子看不太懂他的意思,後來我懂了,他還是覺得我要破壞他的獨家,而且用這招讓他放棄寫這則新聞.....

第二天,他的內文還是繞著要發票才給錢,我的解釋只是增加它的篇幅,又多了一批懷疑我的人罷了

 

所以我有時會選擇消極抵抗

 

「詹哥,有最新爆料」一個熟識的記者

「…….」(沉默)

「喂…….」他以為聽不清楚

「喂」我只答一個字

「是這樣的,有人爆料說你對小孩不好……都不買玩具衣服給他,寧願去買傢具」

「…….」(沉默)

「喂」他又說

「喂」我答

「你的電話有問題嗎?」

「沒,不掛掉電話是因為我尊重你的工作,沉默是因為我不知道該講什麼?」

「這樣我要怎麼寫?」

「你就寫我的回應是點點點啊」

「哪能這樣寫,你回應一下啦」

「如果有人爆料說我是外星人而且有翅膀你寫不寫?」

「不會,因為我不相信」

「所以你相信我對小孩不好?」

「我不相信啊,才要幫你澄清啊,你講一下啦」

「……」(又沉默了三秒)

「厚……你很煩耶,那我就寫你不回應囉」

 

其實,我不贊成買過多玩具給太小的幼童,我寧願他們去玩沙子玩泥巴,衣服穿別人給的就好,更何況鐵弟的玩具比起一般人多太多了,但我知道如果講了我的想法,出來的標題很可能是

 

「詹仁雄讓小孩穿破衣服玩泥巴」

 

我很早就理解到,記者在很多時候必須無情,否則讀者就會因為記者的私交而失去了知道真相的權利

我也相信絕大多數的記者,是不帶情緒的,中立的用著他們的筆去寫出,他們看到的真相

只不過,會不會有些人在找尋事實的同時,以為伸張正義的同時,卻犧牲了真理?

 

問題在我?

還是在現在媒體的需要?

 

「你的問題就在於一付看起來不會受傷的樣子」一位老前輩提醒我

「大部分的人都同情弱者,沒辦法,這次你扮演的角色是個厲害的人」

「但這不是事實啊」

「不是事實是你說的,記者常常只相信他們感受到的事……」

「怎麼辦呢?」

「那你就每一筆錢每一筆錢講,你貸款繳多少,現金給多少,小孩的學費給多少,傭人給多少,狗飼料給多少,油錢多少,什麼細節都說……」

「我真的很排斥一直講錢」

「沒辦法,你最好把單據都拿出來」

「那不是很糗」我永遠都不會拿著一張一張單據算我付了多少錢給記者看

「雖然會很糗,但只能這樣囉」

「我想想吧」

 

沒想到我一想就是三年,對這些爛新聞忍了三年,我幾乎都是退一步想,為了不讓已經冰冷的關係更緊張,也不想因為真實而傷及無辜,即便那些爆料者一點都不無辜,但我忍,我想有一天,大家會懂,記者會懂,爆料者也會懂。以為我的善意,以為不出惡言,可以讓記者們放過我,想用比較優雅的方式處理這段永久卻不圓滿的關係

 

不過好像沒用.....

 

幾天前心情掉到了谷底,我十分明白這種新聞會走這個路數

 

弱勢對強勢

女人對男人

工作不穩定的單親媽媽對收入不賴的單身熟男

 

我完全理解,這般情勢,我什麼都不做,光站在那裡,也會有人看了不順眼

但我還是做了

做一件我認為應該也不須對外講的事

 

「欸,聽說你前妻買房子你借她兩百萬喔」記者打來

「唉......我不予置評」

「那你很慷慨啊,都借錢給她,要不要講一下?」

「不予置評」

 

又問了幾個問題,就是沒有問我關於「催討200萬元,十天逼人還債」這些字眼

 

曾有一度天真的以為,他們真的要寫我慷慨……

但心裡仍然不解,他們怎麼會知道借錢一事

沒錯,又是爆料,沒名沒姓,一如以往

 

這次的標題是「催討前妻兩百萬元,十天內要歸還」

 

我又變成了無情無意沒血沒淚的爛人,配上他們精心挑選的比較圖

我住好房子,她住兩千萬、大安區的「舊」房子

贍養費還降到兩年前的版本六萬(本人在報社的贍養費版本非常多種,兩萬、三萬、四萬到最終版本是十萬,有逐年的調高的趨勢)

 

這遠遠超過我的想像,怎麼可以顛倒是非到這樣的情況?

本意、金額、過程,沒有一個是對的

完全扭曲人心的價值觀

 

難道離婚的人一定要過得很苦,才符合社會正義嗎?

 

我努力工作,買我想要東西,去我喜歡的國家,這件事需要偷偷摸摸才對?

我沒有富爸爸,房子是一期一期貸款付,一塊一塊繳出來的,我很感激我有這樣的運氣,也沒有逃避我該有的責任

被這樣糟蹋善意,實在不服氣

 

事情很簡單,某日,她開口說需要週轉,但很趕,我說金額有些多,不過我試試,幫忙張羅,我把錢在她希望的時間給她,原先講好的歸還日,她還了跟別人周轉的部份,我那一大部份她說還有需要,我說好,那慢一點沒關係,明年再說

 

這事情發生在今年的六月十四號,因為單據上面有日期,不是什麼十天,到現在已經五個月了.....我們兩人從未對此事有過異議

 

我想,任何人都會覺得是個善意吧

 

我實在不懂,什麼樣的人會把這樣的幫忙變成加害?

究竟這個爆料的人跟記者在想什麼?

 

很難查證嗎?還是他們以為,我還是一如往常的隱忍?反正不過是消費我們兩人殘敗的感情而已?我頂多去罵罵記者就算了

 

是嗎?

這次不是,我決定不再原諒或退讓

 

鐵弟已經可以念報紙了,他已經有他的死黨,最好的朋友,跟最喜歡的同學。這些孩子的爸爸媽媽會怎麼看待這件事?會不會轉述給鐵弟的同學聽?然後,鐵弟小小的心裡,裝得下這些複雜的事嗎?

 

我不知道,但我不允許

 

這次,我會請律師拿著每一張單據,在法庭請那些記者大哥大姐們,好好的看清楚這些真實的證據,跟他們所寫的,所想像出來的數字、日期是否相同

 

當然那位從未謀面的爆料者,如果有機會也請好好跟法官講清楚,是哪隻耳朵聽到我去催討的,有膽說謊,偽證罪一條

 

我相信法律會給我公道,也給陪我一起苦了三年的家人一個出口

 

雖然,告刑事誹謗罪,他們會推給爆料的人,在鑽漏洞的文字掩護下,成立不易,但我得做,這是我唯一也是最堅定的機會   

 

沉默是一種軟弱的罪惡,我的沉默帶給我家人極大的痛苦

 

但我知道我說話了

晴天就快來了……

 

ps 那位傳簡訊給我的記者,兩年後來跟我說抱歉,說他真的覺得誤會我了,這是我這幾年,從記者口中聽到最感動的話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needlove 的頭像
weneedlove

聽她說﹒﹒

weneed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